三巨头呼吁为低排名选手捐款 善举为何遭部分抵制

三巨头呼吁为低排名选手捐款 善举为何遭部分抵制
2020年05月21日 07:46 新浪体育综合

  随着ATP(男子职业网球协会)与WTA(女子职业网球协会)相继宣布巡回赛停摆日期延长至7月31日,职业网坛低排名选手的生计问题持续发酵。5月19日,ITF(国际网球联合会)表示将对世界排名第501至700位的选手予以经济援助。此前围绕高排名选手向低排名选手的捐助计划引发诸多争议。疫情之下帮助低排名选手走出财政泥潭,并以更长远方式解决职业网坛收入不均衡现象,对网球界已经刻不容缓。

  上月,去年法网双打冠军克拉维茨在德国慕尼黑一家大型连锁超市打工的照片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热议,他戴着手套与口罩,将土豆、芦笋和蓝莓整齐地摆放到相应货架上,给购物车喷洒消毒液……从3月开始,这位28岁的德国选手就因无法参赛断了收入源,他与另一名网球选手瓦格纳在超市打工。在超市当临时工的月基本工资仅为450欧元,克拉维茨甚至无法支撑房租。

  大满贯双打冠军的境遇尚且如此,疫情下低排名选手的财政状况更加不堪一击。针对职业网坛的现状,身为ATP球员工会主席的德约科维奇与费德勒、纳达尔合作设立救助基金,并由塞尔维亚人代表球员工会发表公开信,呼吁世界前100名的男单球员和前20名的男双球员向排名第250-700位的球员伸出援手。根据“三巨头”的计划,单打排名第51-100位的选手每人捐助5000美元;第21-50位的选手每人捐10000美元;第11-20的选手每人捐15000美元;第6-10位的选手每人捐20000美元;前五的选手每人捐30000美元;双打排名前20位的选手每人捐5000美元;每项大满贯赛事各捐50万美元;ATP则捐出伦敦总决赛50%的奖金(450万美元)——这样总捐款金额将达到750万美元,排名第250-700位的选手每人可获得10000多美元的可观收入。

  虽然德约科维奇在公开信中强调捐款以自愿为原则,但该提议一经公布依然激起千层浪。批评者认为,这是针对高排位球员的道德绑架。世界排名第三位的奥地利人多米尼克·蒂姆公开表态拒绝向低排名球员捐款,他认为部分低排名选手之所以挣扎在网坛底层是因为缺乏职业精神,没有全情投入这项运动,“没有哪个高排名球员是一步登天的。我在ITF巡回赛中见过一些球员,他们并没有100%投入这项运动。世界上没有任何工作可以保证你在职业生涯的开始就获得成功和高收入,我们所有人都必须为提高排名而奋斗。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应该给他们钱?”

  蒂姆的表态引发了更大的争议。此后,世界排名600名开外的阿尔及利亚女子网球选手伊布伯发布了抗议视频,希望蒂姆对低排名球员给予足够的尊重:“亲爱的多米尼克,很多球员和我一样,并不像你。我好奇,如果我也和你享有同样的环境和规则,我的情况会发生怎样的改变。”诚如伊布伯所言,蒂姆的观点略显片面,并非所有低排名选手都不值得帮助,部分球员的发展确实受限于经济条件,“多米尼克,我想知道,有专职教练、私人训练师、理疗师、心理咨询师等这样的专业团队陪伴出战巡回赛是什么感觉?我们不会向你索取任何东西,只是需要一点尊重,尊重我们为网球作出的牺牲。”

  向低排名球员捐款,帮助他们渡过艰难时期,ATP球员工会这项援助计划对网球运动的长远发展无疑是积极的,但是主观划定捐款球员和受助群体范围的做法过于“一刀切”。此后世界排名第八的意大利选手贝雷蒂尼声援蒂姆时提出的建议似乎更为合理,他认为应该是网球组织为球员捐款,“不是因为我不尊敬其他球员,而是我相信,在任何体育项目中,都不应该由选手在经济上援助其他选手。”由于部分高排名球员对捐款计划持反对意见或者态度不明朗,因此这项援助计划目前陷入停滞。

  新冠疫情之下,网坛贫富差距显得尤为突出,如何解决网球选手收入严重不均衡现象已成为无法回避的问题。网坛名宿比利·简·金认为,那些排名更高的顶级选手此时应该站出来发挥作用,但比起向低排名选手捐款,网坛更应该努力建立起全新的秩序,“这时候我们需要好好考虑一下网球运动的未来,我们该怎么让它变得更好、更安全?这正是建立起‘新常态’的好机会。”

  针对网球运动的未来,穆雷建议大满贯的巨额奖金应用于扶持低排位球员。“那些排名第250到300位的球员,现在面临的情况充满挑战。大满贯冠军的奖金支票多达400万美元,如果能将这些钱平均分配给早些轮次比赛与资格赛获胜者,或者用于发展小型赛事就更好了。”向低排名选手捐款确实非长远之计,正如穆雷所言,待巡回赛重新开启后,优化各轮次奖金的分配比例正是缩小贫富差距的可行举措之一,疫情也或将成为职业网坛建立新秩序的契机。

  (文汇体育)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